揭秘热门IP小说《择天记》怎么“变现”成影视剧

2017-05-05 15:11:07    所在频道:  产业交流频道    来源: 钱江晚报    作者 :   林梦芸 汤霁英
  对看网络文学长大的90后以及鹿晗粉来说,玄幻仙侠剧《择天记》肯定是首选。
 
  据5月3日的52城收视率显示,在非黄金档《择天记》以1.022%的成绩,甚至领先于黄金档的《外科风云》和《思美人》。
 
  然而在大众看来,这个冠军的含金量并不高:原著是连载了近三年的大IP小说,两位主演的微博粉丝都是千万级的。而目前,这部剧的豆瓣评分停留在4.6,自带流量的优势也在渐渐反噬:原著粉对改编的零容忍,粉丝对偶像人设的零容忍,以及一些剧情连接不畅的硬伤——这几乎把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编剧。
 
  相比原作者猫腻,编剧之一金媛媛的知晓度肯定要低不少,但这位耿直的姑娘,几天前竟然在微博上给网友对剧情太快的吐槽点了个赞。钱报记者就从这个“赞”字入手,采访了她。
 
  剧情为什么不连贯
  删光了一个小伙伴的戏
 
  剧情为什么不连贯?金媛媛指出根本原因:删掉了一个角色。
 
  《择天记》的主线,是陈长生带着小团队一路升级打怪,几乎全程都是集体作战。其中有一位折袖,当时是由韩国人出演的,但制片方最后考量再三,还是决定把整个人物删掉。
 
  “折袖的戏很多,和七间还有一条挺完整的感情线,一拿掉,就会导致剧情不连贯。我们也挺遗憾的,但全都拍完了,没法修补了。”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多处演员的口型和台词对不上,从拍摄到配音,台词会经历许多不可抗的变动。
 
  金媛媛作为创作者遗憾的地方,也恰好都是观众不满意之处。
 
  “对徐有容这个角色,网友的评论很两极。其实在创作时,我们尽量保持了她在小说中的人设——冷淡、被动,这样的性格,和万事都要试一下的落落会有反差,仅看文字还好,一旦表演出来,冲击力就会很大。”
 
  徐有容的扮演者——古力娜扎也挨了不少骂,金媛媛觉得,这个锅,还得编剧来背:“原著人设就是这样。我们也想,如果再来一次,可以改得有人情味一些,和长生的感情线再丰满一点就好了。”
 
  其他IP改编的仙侠玄幻剧多少都有点拖沓的通病,但《择天记》反而被一些原著粉嫌弃进展太快,压缩了打戏。
 
  说到这儿,金媛媛又有点哭笑不得,“全剧一共有600多场打斗戏,每一场的输赢都对剧情有影响,全拍成大场面的话,时间根本不够。武指也很绝望啊!”
 
  为了不负鹿晗的颜值
  特意加了不少小粉红
 
  除金媛媛外,《择天记》还有3位编剧:楚惜刀、杨叛、杨陌,但只有她是有编剧经验的。
 
  金媛媛是天津人,浙大毕业,并非戏剧文工团学专业出身,因为兴趣,做了几年影视策划,参与过《新醉打金枝》、《九品芝麻官》、《杨门虎将》、《地下铁》等电视剧的制作,后来又转去电视台做节目策划。第一次编剧,是好友、香港编剧郭宝贤提议的:“我接了《千山暮雪》的活,快来一起写。”
 
  之后,她又参与了《最美的时光》、《金玉良缘》的编剧,独立后,在横店注册了一个编剧工作室。有一天,另一位好友、网络作家楚惜刀打来电话:“我接了《择天记》,一个人搞不定,要不一起吧?”
 
  金媛媛说,一年里团队总共做了四五稿的大调整。“虽然《择天记》的故事和背景都是假的,但人物情感真实,如果把这个做足,就会有代入感。这是改编最重要的。”
 
  在正式写分集剧本之前,团队要开几天的会,讨论大纲、分集内容,主要集中在到底要保留多少原著,大方向如何把握上,过程中编剧“也会分角色演一下,我们都很喜欢演”。
 
  比如,按版权方设的门槛来改编,徐有容出场太晚,几乎要到剧终才和陈长生相认。但对电视剧来说是不现实的,而且小说可以一直保持一种人物状态不推进,而电视剧需要每一集人物都有变化和冲突。
 
  “我们也想要满足书粉,但又觉得,书粉只是观众群的一小部分。唔……这里分歧很大。”
 
  在剧本交出后,最后的成果,对编剧来说也有许多的意想不到。编剧有个微信群,每天盯着剧情实时讨论,“哦,这段怎么会改成这样了呢?”
 
  金媛媛以前的作品都是言情类型的,而《择天记》里主要还是修仙、升级、打怪。这里编剧们也藏了点私心,“既然有鹿晗,应该放一些小粉红的戏,美颜鲜肉应该充分展示啊!我觉得鹿晗很会选剧本,陈长生挺符合他的,清纯、呆萌,老实说,不需要太多演技。他演得也挺出乎我意料的,比其他一些小鲜肉演得要好。”
 
  改编还要解决的一个问题是:原著还在连载,改编要据此来决定人物走向。比如原著里后面还会出现的角色,就不能现在就把他写死。
 
  “死是一种情绪表达的极致。可这是系列剧,主角的结局再虐,也都还活着,死的都是小喽啰。说实话我喜欢《权力的游戏》这样的,可惜没得发挥(笑)。”
 
  50万字的小说
  改编成30集的体量最合适
 
  既然改编有这么多条条杠杠,为什么不找原著作者猫腻出出主意?
 
  金媛媛表示,剧本创作阶段猫腻并没有过多干预,顶多麻烦他取个名字,比如“教宗”的名字“寅行道”就是喊他临时取的。
 
  “他写这个小说费尽心力,改编就是拿他的娃开刀。”说到这里,金媛媛有些心酸,“从IP的关注度来说,我确实占了《择天记》的便宜。但放在整个开发链里,编剧,就是个背锅王。”
 
  金媛媛目前的编剧作品,都有原著“托底”。
 
  “一般来说,一本50万字的小说,如果有三分之一能用到剧本里已经很好了,25到30集的体量是最合适的。但演员是按部签的,场景、道具也肯定是多拍多用合算。《择天记》算是原著内容用得多的,有些小说是真没事儿啊。”
 
  那为什么不试试自己原创?
 
  “我当然想,但对于我这种小编剧来说,糊口更重要。”
 
  金媛媛的编剧工作室,现在同时在赶两个改编项目,本年度还有106集没有写完,“感觉身体被掏空了”。
 
  而每次当她说想试试原创剧本时,关系好一点的责编也会直接回绝:“你没有IP的数据,概念拿出来很容易被偷,算了吧。”
 
  目前的市场环境,对没有IP知名度的原创编剧不太好,这让他们多多少少有点沮丧。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热门文章HOT NEWS
  • 1

    为何大热影片屡屡被曝抄袭?业内认为,剧本的创作本身是有一定的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