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观影”:为艺术电影上映开辟新出路(组图)

2017-04-01 14:23:50    所在频道:  产业交流频道    来源: 山西晚报   作者 :   李霈霈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17/0401/20170401023348712.jpg
众筹观影《我的诗篇》。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17/0401/20170401023351523.jpg
参加众筹观影的观众在展板留言。
  这是一场颠覆既定游戏规则的纪录电影发行实验,由个人自主召集想要一起观影的伙伴,自己给自己排片,选择时间、确定影院、筹集人群、安排点映。这个名为“众筹观影”的发行模式,为艺术电影的上映开辟了一条出路。
 
  3月21日晚,曾经在2016年在全国组织了1000场众筹观影、把《我的诗篇》《千锤百炼》《冬》《八月》等优秀电影推荐给更多观众的“大象点映”宣传负责人漠蓝,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让好电影有尊严地进入影院,突破商业院线档期和排片的限制,和真正喜欢它的观众见面,是我们的初衷和目标。”漠蓝说。
 
  “片方”变“发行方”实属无奈
 
  2014年年底,财经作家吴晓波、诗歌评论家和诗人秦晓宇、纪录片导演吴飞跃,三个看似毫无关联的人,通过互联网寻找到6名生活在底层的会写诗的特殊工人,他们用诗书写劳动、吟咏爱情、抒发悲欢、直面死亡。然后,三个人用一年多的时间拍成了一部108分钟的电影《我的诗篇》。
 
  然而,即使《我的诗篇》斩获多项大奖,全国掌握着排片大权的商业院线,谁也不敢拿自己的票房冒险。好不容易拍了一个纪录片,但没有人愿意发行、没有影院愿意排片,这样的尴尬,让漠蓝和其所属的“大象纪录”团队感到很无奈。作为片方,他们得给这部影片寻找出路,因为他们不相信,在一个年票房超过400亿元的庞大电影市场,会没有这样的观众?
 
  从2015年12月开始,“大象纪录”由“片方”被迫转型为“发行方”,他们向全国发起了“百城众筹观影行动”——在100个城市,寻找1000位众筹观影发起人,众筹1000场观影活动。到2016年12月,他们用整整一年时间做到了。
 
  “以前,片方遇到院线不排片,只能骂两声、叹息两声算了。我们希望改变电影的排片规则,不再眼巴巴地指望影院排片,通过众筹观影,让想看《我的诗篇》的人自主发起观影活动、自由选择影院,自己给自己排片。”漠蓝说。
 
  此后,很多片方找到“大象纪录”,希望帮忙发片,“去年7月8日上映的电影《冬》在全国的排片仅64场,不断有影迷找到我们询问这部影片,片方正好也找过来寻求帮忙。那时候我们发觉,自己摸索出的‘众筹观影’模式可以被复制、可以助力其他影片。仅仅半天时间,就得到100多名影迷的支持,全国有26座城市的‘冬迷’报名发起了近30场众筹观影。”此后,“大象纪录”又接了《千锤百炼》的发行工作。
 
  虽然众筹观影做得很成功,但通过人力对接全国所有发行工作,这对于当时只有五六个人的团队来说,需要做到昼夜不休且筋疲力尽。“当时只能用微店的形式做众筹,一周有时候三四十场,需要打电话给不同城市的参与影院,对接报名情况等,工作量非常大。”有什么办法可以省事又高效呢?漠蓝和团队想到,必须要建立一个规范的平台。
 
  打造中国首个电影众筹点映平台
 
  随着被需求度越来越高,“大象纪录”花费半年时间,为这种众筹观影模式专门开发了一个技术平台——“大象点映”。在里面可以选择影片、时间,联合影院排片,生成链接后召集观影者,后台还有管理功能。至此,中国目前唯一的电影众筹点映平台诞生。“我们在每个城市找一个发起人,发起人可以在此获得更有趣而独特的体验,众筹难度也会大大降低,只要有30%至50%的上座率即可。你可以选择最理想的时间和影院,创造一个节日,跟朋友们一起观影,而且举座无一碍眼人。”莫兰说,曾经观众只是被动观影,影院排什么看什么,遇到不喜欢的电影大不了不看。现在他们做的众筹观影,就是希望好的电影可以走到观众面前,观众也可以实现“点播”功能。“大象点映”投入使用后的第一部电影是赢得圈内好口碑的《八月》。
 
  李镜吾,是一个文艺片影迷,早前跟朋友们做过电影沙龙,担任过两届FIRST青年电影展太原站的策展人。早在去年FIRST影展期间,李镜吾就对入围影片《八月》印象深刻。“之前看过三遍,在这部以孩子视角展现时代感的作品中,生活场景的气氛很足,年代感很强,我们自己投拍的《如期而至》的题材跟这个很像,所以很喜欢。”
 
  巧的是,不久后李镜吾被朋友拉进一个微信群,《八月》的导演在线上跟影迷做交流和分享。此后,李镜吾偶然间又接触到“大象点映”的众筹观影,正好也是这部影片,李镜吾赶紧报名,成为太原站的发起人。“大象点映”工作人员帮忙谈好合作影院和放映时间后,李镜吾开始在微信和朋友圈发起《八月》的众筹观影,几天时间招募了60多名观众。3月25日这一天,李镜吾和自己招募的观影团观看了一场“专属定制的电影”。而“大象点映”的另一场众筹观影也在太原另一家影院举行。
 
  目前,众筹观影的上座率都在60%-70%,可以最大限度保证影院的利益。
 
  让“好电影”有尊严地进入影院
 
  无论众筹观影能否为文艺电影开辟一条可持续性的通道,不得不承认,这是一场颠覆既定游戏规则的纪录电影发行实验。
 
  “持续地让优秀的纪录片进入影院,寻找并培育观影人群,进而改变观影生态”。这是《千锤百炼》发起众筹观影时,导演秦晓宇写的推介词中的一句。而针对众筹观影这种模式,澎湃新闻曾给出这样的标题——“中国电影市场将迎来另一个事件:不下跪地让艺术片大规模公映”!
 
  何为“不下跪”?在漠蓝和自己的团队看来,就是让“好的电影”有尊严地进入影院,突破商业院线档期和排片的限制,和真正喜欢它的观众见面,并且能通过长线放映获得应得的票房收入。
 
  “一句话,就是让好电影与对的观众在影院相遇。”漠蓝道出了众筹观影存在的意义。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