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共享变现的春天是否来临 可持续性仍遭质疑

2016-06-06 15:42:35    所在频道:  产业交流频道    来源: 南方日报   作者 :   
  近日,随着王思聪在付费语音问答网站上的露面,直接带火了“分答”。截至6月1日,王思聪通过在“分答”上回答32个问题赚了超过20万元。而根据“分答”方面提供的数据,3天内产生了100万付费用户,提出了20万个问题。
 
  而早在5月14日,知乎发布“知乎Live”(知乎直播)。答主可以创建一个Live,它会出现在关注者的信息流中,用户点击并支付票价(由答主设定)后,就能进入到沟通群内,类似一个讲座的形式。
 
  如果说Uber、Airbnb引爆了全球共享经济的盛行,那么果壳旗下的分答和知乎Live则正在积极探索国内知识共享之路。不过,无论是分答还是知乎Live,其可持续性依然遭到诸多质疑。目前产品娱乐性太强,对隐私价值的变现超过知识内容的变现,未来能否做成产业化都还需要再观察。
 
  “在行”转型“分答” 推出付费语音问答
 
  5月28日,王思聪以“网红,投资人,哲学家”身份出现在“分答”,不到两分钟收益两万元,不到一天收益超十万元。分答方面的透露,因为王思聪,分答当天增长了10万量级的付费用户。
 
  截至6月1日,王思聪已经通过在“分答”上回答32个问题赚了超过20万元。其中的问题包括“作为亚洲首富的儿子,您的人生还有什么买不起的?”有超过1.8万人花了1元钱来“偷听”王思聪的回答。
 
  而“分答”的出现,其实是“在行”一次被动转型。“在行”是果壳网在2015年3月推出的付费制一对一经验交谈平台,但线下约见的重模式使其运营变得越来越难。
 
  “想做一个轻量级的产品来实现知识变现,是我们一直在思考的事情。”“在行”CEO姬十三的助理吴云飞向南方日报记者表示,1月份的时候就研发出了一款轻量级的语音社交产品,真正开始做“分答”是在五一节前后。当时,在上海租了一个房子,开始做“分答”的研发。
 
  进入“分答”的网站页面,其宣传语是“值得付费的语音问答,十万知识网红等你来问”。据悉,分答的模式重新塑造了新型问答社区模式,分别设置了提问方、回答方和偷听方。回答方用60秒语音回复的设置,将参与门槛降到了最低,而付费”偷听”的设置刺激提问者和回答者分享。
 
  在吴云飞看来,一个好的提问有时比回答更重要,而偷听方本质上是一个购买者。我们认为提问方和回答方是一个平等的地位,提问方应该得到一定的利益分配。根据“分答”方面提供的数据,3天内产生了100万付费用户,提出了20万个问题,最先在互联网圈、科技圈和文化圈引爆。
 
  进入“分答”,不难发现用户对于八卦娱乐消费内容的关注,远远大于严肃性知识的关注。有观点认为,“分答”正在消费网红,而不是传播知识。对此,吴云飞有不同解释,他认为“分答”在做的是知识性的网红,消费网红和传播知识并不矛盾。
 
  如何在短期内吸引那么多的名人入驻“分答”?吴云飞回应称“在行”平台上有接近一万个行家,项目冷启动的时候我们充分发动了行家来“分答”上面提问回答,但后面就是靠平台自身的口碑传播来吸引用户了。“平台上20万个问题,如果不是用户生产,靠平台方根本不可能实现。”
 
  当记者质疑,“分答”是否会因为用户好奇心退去后活跃度下降。吴云飞回应称,两三个星期过去了,事实证明我们并不是一个猎奇的短线产品,而是一个可持续的长线产品。
 
  知乎Live早上线但效果目前滞后
 
  与“在行”和“分答”气质非常相似的一个产品,是知乎。
 
  2013年3月,在接受李开复和启明创投近千万美元的投资之后,知乎向公众开放注册,至2013年年底,用户数迅速由40万攀升至400万。而根据知乎官方5月14日披露的最新数据,截至2016年5月,知乎已拥有5000万注册用户,平均日活跃用户量达1300万,人均日访问时长33分钟。全站目前累计产生了1000万个问题,3400万个回答及3500万赞同。
 
  但如何变现,始终是困扰知乎平台的一个现实问题。尽管目前知乎平台开始推出了一些广告展现,但是这种广告模式还是非常单一,并不足以维持知乎平台的经营成本。
 
  5月14日,知乎发布“值乎”升级版“知乎Live”(知乎直播)。答主可以创建一个Live,它会出现在关注者的信息流中。用户点击并支付票价(由答主设定)后,就能进入到沟通群内。类似讲座的形式,答主和其他用户便在群内开始问答沟通。
 
  据知乎创始人兼CEO周源介绍,“知乎Live”作为知乎客户端的新产品功能,在社区原有问答、专栏等文字形式基础上,为用户提供实时的问答互动体验,也拓宽了知乎原有的内容展现形式。
 
  就在不久前,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也在知乎Live就创业话题进行了答疑分享,该分享得到了众多知乎网友的追捧,定价499元的200张门票刚开放便一售而空,当日收益10万元。
 
  但从目前产品的传播效果来看,知乎Live落了下风。有消息称,知乎版的“分答”正在加班加点研发中,不日将会上线,产品团队以前负责过知乎日报。
 
  中国知识共享变现之路还有多远?
 
  《认知盈余》一书作者克莱·舍基的核心观点是:分享和创造的价值远胜消费。
 
  事实上,对于“分答”与知乎Live这种知识共享,在国外早已经流行。诸如韩国翻译众包平台Flitto已经进入了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全球拥有超过600万的忠实用户,目前平台内有超过100万的翻译家,每天产生7万多条翻译请求,支持18种语言互译。最值得知乎Live和“分答”取经问道的是,Flitto早已实现盈利。
 
  从知识共享的角度来看,与“分答”与知乎Live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分答、知乎Live依托的是明星大V的娱乐性回答,而Flitto却在不断去娱乐化,增强功能性。
 
  从商业模式的角度来看,知乎与“在行”一直在探索知识变现的问题,此番推出分答、知乎Live显然仍然没有能够解决有效解决这个问题。而Flitto与知乎Live和“分答”一样,当回答者为提问者回答问题时收取费用时,平台方会收取一定的服务费,不同的是这个服务费仅仅只是占据Flitto收入的很小部分。
 
  吴云飞也坦言,从“在行”到“分答”,我们团队一直在探索知识变现,并且是以人为核心的知识变现。目前,分答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还不能说是最理想的知识变现模式,我们会继续完善。
 
  不过,无论是“分答”还是知乎Live,其可持续性依然遭到诸多质疑。马思聪认为“分答”作为“一次有关内容变现的实验”,在提问、回答、偷听等环节上的创新值得肯定。但目前产品娱乐性太强,对隐私价值的变现超过知识内容的变现,未来能否做成产业化都还需要再观察。
 
  有业内观察人士指出,国内消费者付费获取知识或者技巧的消费习惯仍然处在培育期。而且这类知识服务性平台盈利模式比较单一,要想持续实现盈利,关键仍然在于内容的不可替代性,要让用户获得无法从其他平台获得的差异性信息与体验,付费习惯才有可能形成。
 
  此前,姬十三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创业有着清晰的定位,专注知识分享。他对于认知盈余的前景看好,Airbnb和Uber为代表的实体共享经济正在构建一个全新的信任机制,陌生人之间更容易信任。而知识盈余作为共享经济下的虚拟价值,以前很难被定价,但现在却可以明码标价出售。“认知盈余变现何时爆发?我认为现在正处在风口前夜”。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热门文章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