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传承:七个人 一段英雄故事 演了百余年(组图)

2016-05-27 14:05:22    所在频道:  产业交流频道    来源: 城市快报   作者 :   
  花会,是来自民间的传统歌舞表演艺术形式,其历史可追溯至汉代的“百戏”,宋、元时期则称为“社火”,活动内容有高跷、秧歌、舞狮、旱船等。中国民间花会的历史源远流长,从古至今,这种民间传统艺术经久不衰,为群众所喜闻乐见。在天津市武清区,有一道名为太平车会的花会,在此地已有160余年历史,表演时演员唱跳结合,很有观赏性,因而深受当地人喜爱。
 
  其他地区的太平车会,表演时一般会出现傻小子拉车、小媳妇坐车、老头推车,同时伴有丑婆,还有身穿长袍马褂、头戴呢子礼帽的算账先生等人物,而西柳行村的太平车会则有些与众不同
 
  今年69岁的武清区西柳行村村民张炳厚是太平车会的第六代传人,担任太平车会会头30余年来,负责太平车会的表演组织和管理工作。每逢花会演出,他都会穿戴整齐,表演一番。
 
  西柳行村的这道太平车会源于清朝末年,那时,通州的三位河北梆子艺人来到武清定福庄,向村民传授花会表演技艺。西柳行村一潘氏庄户听说此事,变卖了自家60亩地,组织一拨人到定福庄拜师学艺。“这三位艺人吃住在此地,教了一个冬天,便离开了,从此再也没有音信。老人们说,这三位艺人之所以来到这里而后又忽然消失,可能是为了避难。不过无论如何,这道花会被这里的人继承了下来。”张炳厚说。
 
  其他地区的太平车会,表演时一般会出现傻小子拉车、小媳妇坐车、老头推车,同时伴有丑婆,还有身穿长袍马褂、头戴呢子礼帽的算账先生等人物,而西柳行村的太平车会中,演员扮演的角色是根据晚清小说《施公案》中八腊庙会捉拿费德功的故事情节安排的。这个故事说的是康熙年间,有一恶霸费德功欺压百姓,无恶不作,后由一批武艺高强的勇士乔装打扮成不同角色的英男俊女去赶庙会,将费德功拿下,为百姓铲除恶霸。
 
  张炳厚介绍说,西柳行村太平车会表现了7个不同性格的英雄形象:坐车的美女为武艺高强的张桂兰;拉车人为男扮女装的贺人杰;推车的老渔翁为诸彪;黄天霸、朱光祖扮成一对卖艺人,每人手拿一条霸王鞭;金大力和关太分别扮演大丑婆和二丑婆。表演时,演员全是油彩化妆、包头、身着戏装、手拿道具。在音乐配合上,类似于戏曲。武场以大鼓、大锣、大钹、小钹等伴奏,文场以民乐为主,有唢呐、笙、笛、板胡等,根据鼓点和乐曲,演员以不同舞姿、不同风格进行表演。
 
  太平车会表演之所以能完整地保留下来,是因为一个宗旨:每位演员或乐手由前辈指定学什么就学什么,不得兼学其他表演行当,中途也不能改行,故而使得太平车会表演从未失传且专业性极强。
 
  一般来说,民间花会是自由结合、自我娱乐的一种形式,凡是参加者不论是管理人员还是表演人员,一律不收任何报酬,不带任何盈利目的,全凭对民间艺术的热爱,将花会延续下来。张炳厚回忆,他年幼时,他的父亲就曾为花会提供演出所用的车辆,因此他经常跟着一起看表演,“当年外出演出,演员们要自带食物。”
 
  太平车会的演出时间,除了年节之外,主要是在各地庙会上演出。出会时,前面是两杆门旗,上绣“太平车会”,后面是大鼓、大锣,再后面是演员,最后是弦乐队,彼此之间密切联系,有条不紊,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车会表演中最为引人注目的便是一辆彩车道具,这辆彩车上饰彩绸和丝线做的车帐子。在表演中,看似车中坐着一位演员,实际上这位演员是站立行走的,而车上盘着的“腿”为道具假腿,加上前有一人拉车,后有一人推车,三人为一体,虽角度不同,动作却协调一致,犹如一辆完整的小车在行走。
 
  “我小时候总是晚上看演出,没有灯,村民们点上火把,太平车会的演员换上戏装,在火光的映衬下特别好看。”张炳厚从小耳濡目染,对于西柳行村的太平车会表演十分着迷。在演出的间隙,他便向演员们学习表演技艺,“小时候,村子里最热闹的地方就是太平车会排练的院子,我们小孩儿没事儿就泡在那里,边看边学。”张炳厚14岁登台演出,至今在太平车会中依旧登场亮相,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自觉体力大不如前,如今,村子里培养了很多后备人才,很多是在校的学生,其中最小的一位唢呐乐手年仅11岁。
 
  事实上,西柳行村太平车会的表演形式、服装道具、音乐唱词都能完整地保留下来,和艺人们代代相传、从不间断、从不改样有着密切的关系。张炳厚说,他们每个人都坚守着这样一个宗旨:每位演员或乐手由前辈指定学什么就学什么,不得兼学其他表演行当,中途也不能改行,故而使得太平车会表演从未失传且专业性极强,并能保持原有历史风貌。
 
  相比民间花会中舞龙舞狮、高跷秧歌等节目的演员众多、场面宏大,西柳行村太平车会的演员只有7个人,算得上是小阵容的表演,而历经百余年,依旧受到百姓喜爱,原因与其精彩的情节编排、原汁原味地保持传统分不开
 
  “每当演出时,四里八乡的村民纷纷赶来观看,人聚得太多,有时演员演出的场地都打不开。”张炳厚记得,由于特别受村民欢迎,曾经的太平车会演员演出最长时间达到一天一宿。那时出会,演员们会沿着既定路线边走边演,“村民们一旦看到演员即将离开去往下一个演出地时,便在场地里放炮——放炮的意思是不让演员离开,在这种情况下,演员们只得继续表演。”通过张炳厚的描述,不难想象当年西柳行村太平车会表演的场面,是何等的精彩热闹。
 
  几十年来,正是因为村民们的喜爱和热情,支持着张炳厚和太平车会的会员们将这项表演不断传承下去,其间会员们付出了无数心血和汗水。上世纪80年代,为了凑齐演员们演出的服装和道具,张炳厚跑遍了天津和北京大大小小的市场,最远还去过河北省永清县。他觉得,为了太平车会的传承和发展,再苦、再难也在所不惜。
 
  相比民间花会中舞龙舞狮、高跷秧歌等节目的演员众多、场面宏大,西柳行村太平车会的演员只有7个人,算得上是小阵容的表演,而历经百余年,依旧受到百姓喜爱,原因与其精彩的情节编排、原汁原味地保持传统分不开。在太平车会表演中,大丑婆是演员与乐队的总指挥,不仅要完成自己的动作,还要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机敏。其原本是体魄彪悍的金大力,与二丑婆同样是男扮女装,因此,表演中既要有女性的特点又要有男性的力度,特别是在其腰身的左摆右晃中,给人以幽默、滑稽之感。
 
  此外,故事情节中,在捉拿费德功的路途中,山多、水多、桥多,表演中有6段上桥的情节,此时,因车内藏有兵器,演员推车上桥和下桥时有一种沉重又惊险之感,给人独特的艺术享受。张炳厚说:“新中国成立前,村子里的演员在市里的舞台演出,当演员演到下桥时,车子到了台口上,演员则用脚撑住台口边缘,但他模仿的却是车子仿佛要翻下台去的危险场面,当时观众看这样的场面非常害怕,怕被翻下来的车子砸到,便慌忙起身逃跑,据说前排的椅子都被观众在慌乱中踩踏损坏了。”和曾经精彩的表演一样,如今,西柳行村太平车会演出时场面风趣、高潮迭起,展现出的是这一传统民间艺术持久的生命力。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