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堆儿转型追逐票房神话 传统企业乱入电影圈淘金(图)

2016-05-17 09:41:38    所在频道:  产业交流频道    来源: 北京日报   作者 :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16/0517/20160517095728656.jpg
原本跟影视圈八竿子打不着的传统企业,如今争相进军影视行业“淘金”。

  最近,归属机械行业的中南重工更名为中南文化,还一口气发布了7部新片计划,令业内外吃了一惊。如今,炼钢铁的、造汽车的、卖烟花的、搞餐饮的,这些原本跟影视圈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企业,都蜂拥进入影视行业。
 
  传统企业跨界闯入影视圈,俨然成为一股潮流。影视圈果真如同摇钱树,谁进去都能赚得盆满钵满?圈内人士透露,每年产出影片800部左右,真正赚钱的也就十分之一,中国电影票房狂飙突进,但也难以承载如此多的“梦想”与“野心”。
 
  潮流
 
  传统企业爱上影视这只“金猪”
 
  作为国内首家工业金属管件上市公司,中南重工这两天再度成为焦点。不过,此次与它的主业毫无关联,而是一份集纳武侠、谍战、魔幻等题材的电影片单,包括由曹保平执导的《白麻雀》《秦末无刀》和《追凶者也》,以及根据天下霸唱新作改编的《摸金符》等。这份片单颇有分量,绝非玩票。中南重工还邀来搜狐原总编辑刘春担任中南影业CEO,这批新片也是他加盟后的一次大动作。
 
  类似中南重工跨界进军影视圈的传统企业,这两年比比皆是。比如,国内知名烟花燃放企业熊猫烟花就曾发布公告,拟出资近6亿元收购东阳华海时代影业全部股权,进军影视文化行业。坚持做高端餐饮的湘鄂情,也曾有意收购北京中视精彩影视文化公司51%的股权,借机介入影视业。主业为金属建材的禾盛新材,也曾计划收购金英马影视。
 
  这还只是比较知名的跨界企业,至于那些隐身幕后的传统企业就更多了。比如前身为大同水泥的当代东方,仅用一年时间就转型为影视投资公司,最近就参与制作、发行《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圈内人编出了一个段子:造汽车的、炼钢铁的、卖烟花的,甚至养猪、养牛的、卖菜的,眼里都只有影视公司。
 
  “拥有明星光环、亮丽数字的影视公司,现在如同那只站在风口上的猪,变得人见人爱。”电影市场研究专家蒋勇如是说。中国影协电影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刘浩东说得更直白,“八竿子打不着的公司硬闯影视业,很大原因就是国内电影市场票房持续飙升,不断造就一夜暴富的神话,让传统企业无不心向往之。”
 
  根源
 
  实业不景气改玩资本转移
 
  中南重工在公布7部片单的同时,还宣布更名为“中南文化”,足见其转型之决绝。“在重工业行业,中南重工的走势还不错。公司此举应该是追逐以文化消费为导向的新型消费热点。”证券公司研究员张涛认为,中南重工试图以电影为牵引龙头,打造娱乐产业链。
 
  随着国家陆续出台政策,要淘汰一批落后产能,不少传统企业要寻找新方向,而影视恰恰成了首选目标。熊猫烟花涉足影视,就有人戏谑为:“烟花易冷,文化永恒”。“随着国家大力治理雾霾天气,烟花燃放后会产生大量污染,生产企业将会受到冲击,向文化产业转型,也势在必行。”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说,传统行业上市公司在转型过程中,跨界并购影视等当下表现较好的新兴业务,可以在短时间内实现公司业绩快速增长,甚至扭亏为盈,相比花重金搞研发、投身新业务,要便捷得多。
 
  在陈少峰看来,相比传统行业,“重人力、轻资产”的影视公司往往拥有更高的市盈率。他打比方说,市盈率如同让资本发挥威力的杠杆,数值越高,杠杆系数就越高。“这给那些主营业务增长乏力的传统企业提供了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它们可以通过收购影视公司,把囤积在原有企业的那些变现能力较弱的资产置换出来,既快速提升公司市值,也在新公司形成更大的撬动力。”
 
  比较典型的是由北京文资控股有限公司控股的松辽汽车,其在停产多年后通过融资方式助力耀莱影城借壳上市,获得新增长点。传统企业的资本进入影视行业,可让传统企业得以解局,也让影视行业得到充裕资金。在蒋勇看来,“更多资本介入当然是好事,有钱好办事,可以招揽人才,拓展业务。”
 
  风险
 
  不懂行情可能赔得血本无归
 
  影视圈的光环很美丽,但也难掩残酷现实。即便抛出了新片单,刘春丝毫没有觉得压力减轻。在他看来,影视业的风险并不逊于博彩业,“国内几乎每天都有新的影业公司成立,仅北京现有影视企业就接近万家,但真正赚到钱的是少数,一些保底的片子亏得连家都不认识了。”而刘浩东也透露,电影圈表面光鲜,实际票房盈利的片子只有10%左右。
 
  不少兴冲冲跑进影视圈的传统企业,结果铩羽而归。如禾盛新材试图收购金英马影视,却发现后者欠了一屁股债。由于收购对象在实现目标利润上存在较大不确定性,湘鄂情的影视计划遭遇失败。“上一波传统企业跨界并购影视企业的风潮发生在2014年,今年这些公司陆续迎来首次业绩大考,效果并不理想。”陈少峰说,在这场跨界转型潮中,部分传统企业抛弃主业,多次变换业务,依然未能走出困境。
 
  除了利润预期风险极大,人才缺失也不容忽视。知名电影人高军认为,传统企业大多以注资的形式控股影视公司,出手阔绰的跨界大佬在影视制作和营销推广方面只能算是外行人,还得依靠影视圈专业人士。“现有影视行业自身就缺乏大量专业人才,哪还有余力支援那些急速扩张的新公司?”在蒋勇眼里,影视圈更为重视人脉资源,这桩“看脸”的生意,跨界大佬未必玩得转。
 
  风险如此之高,为什么影视公司仍能成为资本市场宠儿?刘浩东说,这与政府对文化娱乐产业的优惠政策不无关联。不过,最近风向似乎在发生变化。有传闻称,证监会拟对传统行业上市公司“跨界”做影视、游戏予以规范。“目前主要还是实行‘一事一议’原则,并非一刀切禁止。”陈少峰说,但这也是一个明确信号,今后跨界进入影视圈,更要慎之又慎。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