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关注:儿童绘本为何多是洋面孔

2016-05-10 10:45:19    所在频道:  产业交流频道    来源: 北京晚报   作者 :   

  近日有读者向北京晚报热线反映,给孩子讲故事的绘本,多是从国外引进的,讲中国故事的中国绘本少得可怜。

  绘本,顾名思义就是“画出来的书”,是指以绘画为主,并附有少量文字的书籍。在前不久落幕的北京书市上,一本与电影《疯狂动物城》同步的外国绘本抢尽了风头。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些摊位将翻印的“小人书”拿出来吸引顾客。而在位于永安里的青少年阅读体验大世界,外国绘本同样非常抢眼,而中国绘本却只有可怜的一个书架来进行“集中展示”。

  受“绘本是最适合幼儿阅读的图书”宣传的影响,读者陈萍为3岁的女儿买了一套外国绘本,她在讲给女儿听时,经常会为记不住里面的外国名字而头疼。她试图为女儿找一本优秀的中国绘本,却始终未能如愿。她不禁要问:为什么外国绘本那么多,中国绘本那么少呢?

  中国孩子接受不了中国绘本

  昨天,在青少年阅读体验大世界,乔女士给3岁半的儿子读了一下午的绘本,全都是外国绘本。“我也发现这个问题了,好像拿起一本书来就是外国人编的,很少见到中国人编的绘本。”说到这儿,乔女士有些遗憾。

  乔女士说,她并没有去刻意地挑选,而是让儿子自己去挑,喜欢哪一个封面,就选哪本书来读。她判断绘本质量高低的方法也很简单:“有的绘本他听得很高兴,有的他听着听着就困了。”她说,绘本上的故事对于大人来说很简单,大多是通过故事告诉孩子们简单的生活道理。正因为简单,所以她也不再纠结找不到中国绘本的遗憾。“除了人物的名字跟中国人的名字不一样外,其他的感觉差异不大,孩子喜欢就行。”乔女士说,遇到喜欢的绘本,儿子会自己去翻,尽管他还不识字。

  尽管如此,乔女士还是很想知道中国人制作的绘本是什么样的。然而,当记者找来了两本中国绘本给乔女士看时,她的表情有些错愕:“我感觉这是给大人看的吧。”她试着给儿子读了两页,发现儿子对中国绘本并不感兴趣。

  乔女士指着一本名为《荷花镇的早市》的中国绘本说,写的是江南水乡的早市,跟北京的环境很不一样,孩子可能无法展开想象。“而且这里面说的生活气息、人情味等概念,可能小孩子还无法理解。”

  事实上,《荷花镇的早市》是获得过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佳作奖的中国原创绘本。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曹文轩曾评价道:“这是一本具有中国风格的绘本,它是中国绘本的优美开端。”

  在青少年阅读体验大世界,记者还看到了由鲁迅经典散文《风筝》改编的绘本。在当当网上,《风筝》的销售排名仅为第14209位。客观地说,《风筝》绘制精美,而且忠实原著,连通假字都和原文一样。一位购买者如此评论道:“第一次看到鲁迅的文章做成的绘本,很好奇,就忍不住买了。挺不错的,不过对于四岁的孩子来说,不太好理解书中的内容,更适合大点的孩子。”

  记者调查采访时了解到,眼下书店里很难找到中国绘本,即使好不容易找到了,却发现很多中国绘本“不适合”中国孩子,这成了困扰家长乃至绘本从业者的一个怪现象。

  为什么市场上的中国绘本少?

  资深出版人、禹田文化总编辑季晟康告诉记者,中国的幼儿绘本,大部分是强调其文学性。但评价绘本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角度,那就是看作品有没有童心。在国外,绘本是一个非常丰富的门类,能广泛地应用到指导儿童成长。国内引进日本的很多低幼类读物,大都是以绘本形式展现出来的,作品的亲和力和作品的品质都非常好。

  “说国内的原创绘本比较少,一方面是指顶尖的文学性绘本比较少,因为这对文学性和艺术性的要求都很高;另外是对于认知类的绘本,国内的制作就非常粗糙,作者或者出版方在推出这类作品时,就没有拿出对儿童的诚意来做,导致成长类绘本没有拿得出手的好作品。这两个方面一结合,人们就觉得市场上的中国原创绘本少了。”

  季晟康认为,即使是严肃的东西,也要俯下身子,贴近儿童,为绘本找到符合儿童审美和认知的形式。“很多人认为绘本就做成绘本的样子就可以了,但是童心在哪里?鲁迅的作品也可以找到合适的路径体现,但是不是所有的鲁迅作品都适合跟孩子讲呢?”另外,做绘本要有耐心,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来创作,没有一般人想的那么容易。“几年创作一个绘本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有的绘本作家究其一生,也就创作了十几个绘本。”季晟康举例说,日本的菊田真理子,凭借绘本《无论何时都能相见》1999年获奖一炮走红后,到现在一共才创作了5个绘本。

  “绘本在中国是一个新兴门类,创作水准要求它与国外同步,要求高了一些。”在季晟康看来,在出版形式上接近国际普遍标准的国内原创绘本尚在一个起步阶段,时间相当之短,满打满算还不到15年历史。而绘本相对发达的美国、英国、日本等国,其历史都是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我国的绘本创作起步晚,和艺术创作人员的审美教育很有关系。改革开放之前,艺术家的审美标准比较单一,因而中国原创绘本破冰的难度比其他国家的难度更大。

  季晟康举了一个直观的例子:美国表彰儿童图画书作者的凯迪克奖始于1938年,英国的凯特·格林纳威奖,始于1955年。而面向华语地区的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始于2009年。

  从去年开始,国内的年轻画家推出了一些原创绘本,引起了业界期待。但总体来说,市场上的中国原创绘本数量还是太少。

  中国原创绘本

  如何讲好

  中国故事?

  季晟康坚持认为,一个作品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世界上一些优秀的绘本作品,不单是画得不错,很多作品都是有强烈的民族特色的。“我们引进国外的绘本,很多原创作者试着去模仿,这本身也是一种让自己进步的方向,但中国的绘本也应该有中国的元素。”季晟康说,最近有一套叫做《中国民间童话》的绘本,由于中国风格浓郁鲜明,对外输出版权也比较顺畅,目前法文版已经出来了,英文版权也已售出,其他语种的版本也正在评估中。

  做中国的原创绘本,面临着中国故事怎么选的问题,不能选一个在全世界都已经说滥了的故事。“任何一种创作要么能了解中国的传统,要么能让孩子了解当下的中国,总之要让大家知道这是中国的作品。”相比之下,日本的很多绘本在这方面就做得很不错,即使是低龄孩子的认知绘本,也会让人隐约觉得这是日本风格的作品。

  记者了解到,目前不少出版商把绘本引进当成了家常便饭。对于这样的现象,季晟康觉得这种局面短时间很难扭转,出版商要给本土原创作家机会。“绘本有一个发展的过程,模仿是一个必经阶段。模仿包括学习和超越,但不要变成抄袭。更主要的是把头低下来,向优秀作品好好学习。”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热门文章HOT NEWS
  • 1

    现在都进入人工智能时代了,传统出版不能一意孤行,只考虑加大印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