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直播“反黄”攻防战 涉黄内容潜入商业规则缝隙

2016-05-09 09:42:58    所在频道:  产业交流频道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作者 :   
  5月,北京30多家网络直播平台,将迎来《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以下简称《公约》)施行后的第一次执行情况的检查。
 
  这份今年4月18日施行的《公约》“问世”尚不足一个月,但公约要求的主播实名制、直播内容存储不少于15天、建立主播黑名单库等做法,已被部分业内人士视为网络直播行业的新一轮治理正在启动。
 
  剑指涉黄,这无疑是制定《公约》的目的之一。2015年下半年以来,“直播造人”等涉黄事件频繁现身网络,多名监管层人士受访时认为,这些事件“挑战了社会公序良俗,挑战了社会道德底线,挑战了法律法规的约束规定”。
 
  《公约》施行前后,一些直播平台对主播的限制条件骤升,比如严禁男性只穿内裤,严禁女主播吃香蕉,严禁女性刻意露出乳沟、臀部等敏感部位,甚至量化要求“女性胸部的裸露面积不能超过胸部的三分之一”等。
 
  这仅是北京一地的行业自律公约。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获悉,更高层级、更大适用范围的网络直播规定,也已在酝酿当中。
 
  违规时间集中在18时至次日凌晨1时
 
  在男主播龙乾看来,网络直播平台涉黄事件已是“挺老的一个‘梗’”了。
 
  4月29日,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通报了一批网络直播平台涉黄事件。其中,“都秀”“在直播”“新浪show”等平台有多个主播表演淫秽色情内容;“映客”向注册用户提供的视听节目中,含有淫秽色情信息内容;“小咖秀”客户端、“秒拍”网站存在传播淫秽色情信息的情况。
 
  最具代表性的是今年1月的“直播造人”事件:一名95后男生深夜在武汉“斗鱼”平台直播性行为,视频传出后,引起极大争议。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发现,这些直播平台内容颇为丰富,打游戏、才艺、聊天等娱乐都成为直播的内容,也有一部分主播直播街景、日常生活、教学、会议等。除“六间房”“斗鱼”分别开通于2006年5月、2014年元旦之外,其余均在2014年年底之后正式上线。
 
  对监管层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商业领域。全国“扫黄打非”办案件督办处副处长李泽泓告诉记者,网络直播实时性、突发性强,发现涉黄内容后,监管人员即便立即关闭该直播频道,也难以挽回影响。
 
  北京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执法四队副队长秦永明也发现,直播违规的时间集中在18时至次日凌晨1时,但并不确定,执法人员要7×24小时值班,“某个主播可能前10个小时没事儿,第11个小时就违规了”。
 
  李泽泓表示,由于网络直播的特点正是与观众实时互动,事前审核并不容易,“很难采取延时播出等办法对有害信息进行过滤。”他说,直播平台是网络视频行业在新媒体时代的自主创新和有益尝试,整个行业总体上迅速蓬勃发展,但任何新生事物都具有两面性,“网络直播给观众带来愉悦和满足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一些负面效应”。
 
  龙乾也认为,新事物发展初期“都有兴风作浪”的,但毕竟是少数。
 
  这些“少数”给网络直播行业带来损害。秦永明表示,此次北京查处了7家情节严重的涉事企业,有的企业淫秽视频样本数达42条。据不完全统计,北京从事网络直播平台的企业大约30多家,为全国之首。
 
  结合日常监测经验,执法人员总结了重点观察的4类直播间:一是主播不露脸,这样的主播通常只将身体在镜头前扭来扭去,“没准播着播着就脱了”;二是经常有挑逗、关于性言论的主播;三是衣着暴露或者怪异的平台;最后一类关注重点是热门主播,“或者直播间流量一瞬间比较大的”。
 
  涉黄内容潜入商业规则缝隙
 
  网络直播平台的涉黄内容为什么屡禁不止?经济利益成为关键原因。其实,利益如何产生与分配,本身也融入了平台设计的商业规则里。
 
  龙乾曾在微信朋友圈中招募主播团队。他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他看来,招募主播的标准首先是要有颜值,“要么帅哥,要么美女”,其次是要会聊天,口才好,“要有点才华,不能只好看”。
 
  主播的一部分收入源于观众的虚拟礼物,如花、汽车、飞机。这些礼物要靠观众在直播平台上用人民币购买,少则1元、贵则上千元,一定条件下,主播可以将收到的礼物“提现”。与平台或经纪公司签约的主播,每月还有一定金额的底薪进账。
 
  龙乾坦言,要想获得很多虚拟礼物,“大部分其实都是说一些比较俗的内容,甚至是比较‘污’的”,而为了形象更受欢迎,一些女主播会裸露乳沟等部位,或者穿某种类型的衣服,“大都是‘外貌经济’”。
 
  对于平台来说,创造条件让主播收到更多礼物是一件有驱动力的事情。这不仅意味着平台获得了用户购买礼物的收入,同时,一些主播的礼物“提现”还会与平台进行分成。另一方面,礼物越多,通常也意味着越来越多的用户与流量涌入。
 
  引人入胜的直播每天都在进行,秦永明认为,网络直播平台的用户体验、娱乐互动方式原本非常好,已经成为网络文化市场的重要经营方式和组成部分。执法人员也发现,有些平台的直播节目确实精彩,观众愿意买礼物支持,“特火的平台有时一晚上能收入100万元”。
 
  但涉黄内容潜入了商业规则的缝隙。某网络直播平台从业人员赵峰告诉记者,一些涉黄事件通常是主播个人或平台故意炒作吸引人气,“你看到的可能是精心布局的,背后可能是一个团队”。
 
  有监管层人士称,他们曾发现有企业把涉黄事件当作一种手段,为融资、上市制造噱头,迅速吸引庞大的用户群体,“关注多了,点击数多了,投资人就会投更多钱”。
 
  据秦永明透露,对于出现涉黄直播的原因,此次被查处的7家企业负责人均表示是“没有审核到位”,没有人承认系故意炒作。
 
  主播黑名单库增加违法成本
 
  作为业内人士,赵峰有时候感到疑惑:对涉黄事件的处罚客观上究竟是处罚还是“奖励”,“别人一听处罚了某个涉黄平台,就都过去看看,一下子把平台带火了”,“罚的钱与赚的钱相比,算不了什么”。
 
  违法成本较低同样是秦永明的感受。根据《互联网文化管理暂行规定》《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对网络直播平台涉黄行为的行政处罚主要包括:责令改正,没收非法所得,并处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直至吊销相关经营许可证;构成犯罪的,还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目前罚款额度最高只能罚3万元,“不能罚更多了,因为法规不支持”。
 
  对什么是“情节严重”,目前也缺乏具有可操作性的认定标准。
 
  “查到就查到,告诉你,在一个巨大的利益面前,都不是事儿!”赵峰发现,有的“网红”受处罚之后,“最大的处罚就是删除账号,但在这个平台上刚被删除,那个平台会马上招揽他,因为他是红人了,能带粉丝到那个平台去。”
 
  然而,在最近施行的《公约》中,这样的做法不再被允许。《公约》规定,平台对于停播封号的主播信息及违规视频进行证据保全,并上传至北京网络文化协会数据库。这个黑名单库将起到关键作用,协会将名单发给各平台并上报文化主管部门,各平台在其停播封号期间不得为其提供直播空间。
 
  如果主播对停播封号有异议,也可以向平台或协会申诉。
 
  赵峰认为,此举一旦能够落实,将对打击涉黄等违规主播产生巨大作用。多名受访主播也表示,这一制度十分合理。
 
  另一项与主播密切相关的举措是采取实名制。《公约》要求,自4月18日起,各平台对新申请主播进行实名认证。实名信息各平台不得外泄。
 
  这些实名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证号码、手机号码、银行卡账户信息、本人手持身份证照片。同时,申请者还需在与审核人员视频聊天过程中回答若干问题,审核人员认定申请者满足认证要求的予以认证,否则不予认证。
 
  秦永明告诉记者,《公约》还要求,不为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提供主播注册通道。
 
  按照《公约》,现有主播未进行实名认证的,应于2016年6月1日前完成实名认证。
 
  秦永明透露,5月9日之后的一周,执法部门将再次召开关于网络直播平台的会议,部署督促、检查落实《公约》的情况,由企业汇报实名认证的进展,并分享主播黑名单库,“进库的人一律不得开通直播间”。
 
  直播内容存储不少于15天备查
 
  针对主播的更严规定已经在一些直播平台出现。这些规定涉及着装、语言、饮食等方面,有的平台甚至禁止女主播吃香蕉,因为此举有时容易被解读为“性挑逗”。
 
  一名与四川某网络直播平台签约的女主播告诉记者,她所在的平台还没有出台此项规定。她坦言,自己有时会在直播时吃香蕉,“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当作晚饭吃”。
 
  一些男主播也认为,吃香蕉并不犯法。“我前天直播还吃了一个圆柱形的冰棍,那你说我有没有违反规定?”一名男主播说。
 
  这或是涉黄认定标准难题的一个缩影。中国传媒大学网络法与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王四新告诉记者,涉黄认定难度很大。
 
  无论讨论结果如何,事实上,这已是直播平台对管理边界的试探。
 
  在北京市一名执法人员看来,企业应履行经营主体责任,一个表现就是做好内容审核。比如,发生了女主播脱衣等违规行为,“客观讲,一两分钟没发现确实有可能,但是,脱了好几十分钟、今天脱了明天后天还脱,企业为什么都没发现?”
 
  李泽泓认为,企业应建立健全内容审核团队,实行24小时值班监管制度,发现违规直播立刻关闭;还应建立突发事件应急机制,及时消除不良影响,防止有害信息大规模传播。
 
  各平台的内容审核团队确实不乐观。一名执法人员表示,有的大型直播平台的内容审核团队可能也就一两百人,而主播同时在线的可能有四五千人。赵峰则透露,有的小平台只有1名专职内容审核人员。
 
  技术手段成为一项补救措施,例如,有的企业设置了监控系统,每3秒扫描1次所有直播间的画面,一扫就看到有没有出现问题;有的平台根据画面中肉体颜色的比例,判断是否存在不雅举动。
 
  《公约》还约定了不少增加监管效率的做法,如“在所有直播房间内添加水印”,“对所有直播内容进行存储”,并且存储时间不少于15天,以备核查。
 
  一名监管人士分析称,存储15天的直播内容需要很大的空间,每年成本或许至少增加两三百万元。王四新表示,此举的确会增加企业的运营压力,但是,企业必须要承担这个成本。
 
  “如果有涉黄内容,以往的视频形式可以截图,但直播一瞬间就没了。采取传统的录像方式,一是画面不清晰,二是占用空间大,不便知道什么时候出问题。”秦永明解释,“按照有关法规,网络证据应该保存60天。但是,我们权衡一下,认为暂时保存15天还是比较合理的状态,这是先试行。”
 
  秦永明表示,下一阶段将把北京所有直播平台分成4个组,把内容审核团队的负责人纳入组里,让每个组互相抽查,再将问题汇总。
 
  他透露,截至目前,有关部门确实已掌握了一批网络直播平台涉嫌刑事犯罪的线索,对达到刑事立案标准的人员将追究刑事责任。
 
  全国“扫黄打非”办负责人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全国“扫黄打非”办正开展“净网2016”专项行动,其中将整治网络直播平台涉黄作为重点工作,正进一步加大监测监管力度,严查违法违规行为,以促进行业规范、健康有序发展。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