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白石和他的民国顶级朋友圈

2020-11-16 13:46:14    所在频道:  综合频道    来源: 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
  齐白石是那个时代的传奇,从晚清到民国再到新中国,他从一介乡村木匠,从湖南走向京华,一步步成为20世纪中国最重要的画家之一。而在这个过程中,总是出现不同的贵人与师友,将他的人生推向新的转折点。
  
  齐白石晚年常常用一方印,名为“知己有恩”。
  
  成名之后的齐白石,总是感念恩师故友,他们也成为齐白石自述中的一段段故事,屡屡提及、念念不忘。
  
  2020年,人们开始思考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距离,齐白石的朋友圈和那些被传为佳话的友谊故事,也值得再次被提及。
  
  2020年11月,北京画院的齐白石展览重点选取了与齐白石人生历程与艺术发展息息相关的六位关键人物,向观众讲述齐白石与师友之间艺术交往的点滴故事。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116/20201116014835158.jpg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116/20201116014835908.jpg
  
  白石老人: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徐君
  
  “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徐君。”对于徐悲鸿,齐白石如此感叹。
  
  齐白石与徐悲鸿,这两位20世纪美术大师,纵然艺术成长之路、年龄出身与家庭背景都不尽相同,自上世纪20年代末相识后却一见如故,在数十年间惺惺相惜、友谊真挚深厚,成为20世纪中国美术史上的一段佳话。
  
  一幅齐白石的《寻旧图》,带有自画像性质的画里,背对着观众的持杖老人便是齐白石自己,他用详尽的题跋与自作诗讲述了徐悲鸿邀请自己赴北平艺术学院任教的经历。这幅画曾经在北京画院展出多次,每次都引得观众追寻他们的故事。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116/20201116014836721.jpg
齐白石 《寻旧图》 151.5cm×42cm 纸本设色 无年款 北京画院藏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116/20201116014836144.jpg
徐悲鸿 《白石翁九旬寿联》227.5x43.5cm 1950年 北京画院藏
  
  徐悲鸿还曾经为齐白石送出九十岁生日对联《白石翁九旬寿联》:“康强逢吉真人,瑞老返童还无尽年”祝白石老人九旬大庆。
  
  据说徐悲鸿一般不写如此大字,而且以绿枝红桃作为对联的背景,这在徐悲鸿的创作里更是少之又少,可见齐白石在徐悲鸿心中的分量。以寿桃为背景,一是祝福先生福寿,二则是因为齐白石先生也喜欢桃子,尤其是北京的水蜜桃。
  
  关于齐白石喜欢吃桃子,徐庆平回忆,这件事情在父亲徐悲鸿的心里永远记得:“每次桃子成熟的季节,我父亲总是要让当时北平艺专的那辆小轿车去接齐先生,来到我们种桃树的院子里,两人相距摘桃子,一起品尝,每次回去的时候都要给齐先生带一筐桃子,而下车的时候,齐先生就不下车,说’桃子先进屋’,然后先生做在躺椅上,一筐桃子放在自己的脚边,两三分钟就睡着了。”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116/20201116014836676.jpg
徐悲鸿《奔马图》 52×78cm 纸本墨笔 1938年 徐悲鸿纪念馆藏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116/20201116014836280.jpg
齐白石《墨虾》 24×29.5cm 纸本墨笔 1938年 徐悲鸿纪念馆藏
 
  徐悲鸿对于齐白石的艺术尤其看重。在两人的往来书信中,徐悲鸿多次在嘱托白石老人将最新绘制的佳作留给自己,并按照润例将稿酬寄去。如今,在徐悲鸿纪念馆里收藏的齐白石作品,大多为齐白石的精品力作。
  
  1953年9月,徐悲鸿不幸逝世,但在很长的时间内,周围的人谁也不敢把这个噩耗告诉齐白石,怕他老人家接受不了。老人问:“怎么不见徐悲鸿来?”大家只好推托说开会去了,出差去了,又出国去了。过去每年桃子熟了他俩都要相聚品尝,后来就只有廖静文一人送来一篮桃子……时间长了,老人也约略感到出了事,也就不再多问,只是一天天话越来越少了。吴作人回忆说:“有一次,我去他家探望,他一反平日沉默寡言的习惯,忽然对我说:“我一生最知己的朋友,就是徐悲鸿先生……”
  
  齐白石爱听京戏 梅兰芳酷喜国画
  
  齐白石与梅兰芳,一对忘年交,他们相识时齐白石58岁,梅兰芳24岁。他们之间的交往,从聚会雅集中的互相推重,到教学相长的师生之谊,再到艺术创作层面的互相触发,皆为近代文化圈中的一段佳话。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116/20201116014837931.jpg
  
  58岁时,齐白石收梅兰芳为徒,教其绘画。上课时,齐白石总问梅兰芳下次演出什么时候,而梅兰芳也总风趣地回答“现在就有”,随后便会唱上两段。听到酣处,齐白石即兴挥毫,画成,赠于梅君。
  
  一次,梅兰芳邀齐白石去听自己演出的京剧。那天,齐白石去的早,彼时的齐白石在京城并无太大名气,因此,剧场人眼冷落,齐白石没有受到热情招待,低调的他也随意在后排坐下。梅兰芳登台演出前,望见齐白石远在后排,便亲自迎接,将白石置于上位首排。众人诧异,不解眼前这位瘦弱老头是谁,梅兰芳笑了笑,郑重地说:“这是我的绘画老师,齐白石先生”。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116/20201116014837605.jpg
  
  梅兰芳和齐白石素来相互敬重。梅兰芳的名流雅集,齐白石亦是常客。齐白石最喜梅兰芳园中的花木,尤其是那源自日本的碗口般大小的牵牛花。每逢花期,齐白石必至梅处观赏,诗云“百本牵牛花碗大,三年无梦到梅家”。(本次展览中,梅兰芳纪念馆珍藏的“百本牵牛花碗大”的《牵牛花》首次与观众见面)。为答梅兰芳宴会解围之情,齐白石还曾专门绘制《雪中送炭图》赠于梅君,那句后来流传甚广的诗句“记得前朝享太平,布衣尊贵动公卿。如今沦落长安市,幸得梅郎呼姓名”,便出自该画。
  
  齐与梅,一个蜚声画坛,一个名满梨园。笔墨的起落承转,京剧的唱念做打,那如同音乐的韵律,让齐白石和梅兰芳在彼此身上汲取着养分。也难怪,梅兰芳为齐白石理纸磨墨,请齐白石画草虫时,总在旁悉心观摩齐白石作画的动作,为自己的表演汲取素养。其实,现在回过头想,齐白石与梅兰芳,能成为毕生好友,除了京剧与绘画的精神相同——以形求神外,两人的人格亦有许多相通之处。
  
  抗日时期,齐白石闭门谢客,以“画不卖于官家”让许多日寇吃了闭门羹;而已在梨园大名鼎鼎的梅兰芳蓄须明志,专心教学;齐白石风雅,受恩必报;梅兰芳仗义,替人解围;齐白石喜观察,山水树木虫虾尽收眼底,梅兰芳爱揣摩,壁画石刻书画了然于胸;齐白石爱花果,梅兰芳有园艺;齐白石画鸽,梅兰芳亦曾因京剧中“练眼”,对着鸽子练习过很久。
  
  齐白石曾说,如今沦落长安市,幸得梅郎呼姓名。也许私下里,梅兰芳也曾叹过,忆昔京城多才俊,幸遇白石摹丹青。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