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未来该有多酷

2020-10-15 10:54:42    所在频道:  综合频道    来源: 新周刊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015/20201015105753752.jpg
  
  “你追我赶到2000年,这滋味,有多美,我的天呐。”
  
  在《我去2000年》中,朴树唱道。
  
  朴树对新世纪的憧憬,打动了很多人,其中包括作家张佳玮。张佳玮当年还是个高中生,他和很多人一样,通过2000年“春晚”那首《白桦林》认识朴树,之后开始听《我去2000年》。
  
  新世纪之初,到处都洋溢着“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电影《甲方乙方》的台词)的气氛。张佳玮说,当时自己一边听着modem滋滋地连上互联网的、代表着21世纪的未来之声,一边坚信“以后的路,不再会有痛苦,我们的未来该有多酷”(朴树“New Boy”)。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015/20201015105753974.jpg
  
  进取的新世代
  
  未来该有多酷?一代又一代脑洞家通过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勾勒未来图景。
  
  BBC《明日世界》节目组曾发布过一段短视频,我们可以看到1966年的英国孩子们在如何畅想2000年的自己和世界。
  
  “在2000年,我想我很可能会在去月球的飞船上,指挥、命令机器人;或者我会主持机器人法庭,审判一些机器人;又或者,我会出席电脑的葬礼。再不然,有一枚核弹出了问题,我回到洞穴里生活,以外出打猎谋生。”
  
  “我不认为会有核战争,但我觉得一切都会自动化,这导致人们失业、人口暴涨。必须有应对措施。如果我没有成为一个生物学家,我想去解决人口问题——虽然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人们认为地球会爆炸,但这不会发生。”
  
  “黑人不会再被隔离,他们会与白人融合;穷人与富人将变得一样,他们仍然贫富有别,但不会歧视彼此。
  
  “人不再被当成实实在在的人,而是被视为统计数据。”
  
  ……
  
  “这些孩子说得太对了,他们所说的一切几乎都说到了点子上!”有推特用户称赞道。确实,孩子们都是天生的脑洞家,尤其是那个说人会被视为统计数据的孩子,简直是先知。
  
  以这些孩子当年的年纪,在今天对应的应该是00后——《进取的00后:2019腾讯00后研究报告》指出,从价值观上看,00后更强调开放、自我超越,关注社会、成长。“他们是自我行动的决定者,他们不给自己设边界,而是去探索不断成长的更多可能。相比其他代际,他们表现出更为明显的对大自然的关爱和对社会的关注。他们拥有着‘世界公民’的胸襟,不只关心自己的国家,也关心世界上其他地方正在发生的事情,关注世界上不平等的情况。”
  
  这一结论,来自该报告对00后价值观的挖掘:在19个一级价值观指标中,Top5价值观分别是:博爱—大自然(保护自然环境);行动自主(自由地决定个体自己的行为);博爱—关注(致力于全人类的平等、公正、保护全人类);社会安全(广泛的社会安全和稳定);友善—关怀(为自己圈子中成员的幸福而效力)。
  
  “感觉一直平凡下去不太对,不一样的事情可能会使自己的生活更有趣。”报告中一个受访的初二男生这样说道。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015/20201015105754729.jpg
  
  他们正年轻
  
  著有《我世代》(Generation Me)的美国圣迭戈州立大学心理学教授珍·M.特温吉(Jean M.Twenge)将1995—2012年期间出生的人称为“i世代”(iGen),并出版《i世代报告》(iGen)一书。i世代里的i,借用自苹果公司对互联网的代称,表明这个世代深受互联网和智能手机影响。
  
  对于i世代,有着截然不同的评价。美国社会学家戴维·芬克霍(David Finkelhor)代表正方,他认为i世代不喝酒,犯罪率低,性生活节制,正在“表现出他们的长辈所不具备的美德”。他宣称:“将来我们会意识到,今天的青少年是非常善良的人,他们扭转了冲动放荡和纵欲无度的社会风气。”《华盛顿邮报》赞同芬克霍的观念,认为“今天的青少年要比你们当年好太多”。
  
  年轻作家杰西·威廉姆斯(Jess Williams)则代表反方,她认为这一代人很无趣。有一本杂志表示赞同,并打出这样的封面标题—— 《无聊的下一代:20岁的人,40岁的心》。
  
  特温吉认为,这些描述都没有说到关键点上。像“美德”“纵欲”“无趣”这些词,建立在用“好”和“坏”来判定i世代的一些变化的基础之上,并不能揭示这一代的整体特质。她指出,应该注意到一个趋势,那就是这一代的成年期来得越来越晚。
  
  i世代就是不想长大,因此自愿延长了孩童期。特温吉在《i世代报告》里援引了一项研究的发现:与之前的世代相比,i世代的“成年恐惧症”表现明显,他们对“人生最快乐的时光就是童年”有着强烈的共鸣。
  
  2014年出现的新名词“预成年”(Adulting)就是i世代不愿长大的一个例证。这个词意味着一个人开始尝试进入成年期,承担“大人”的责任。美国缅因州开设有成年预备学校(Adulting School),在这里人们可以学习如何像个成年人那样管理财务、做家务(比如叠衣服)。而在美国的社交媒体上,仍然不乏这样的声音:“我怀念少年时代那些琐碎好玩的东西,比如彩色蜡笔和可爱的玩伴。变成成年人真是糟糕透了,我想退出。”
  
  中国也有类似情况。如豆瓣小组“我们生活在2000s”,组员们“假装生活”在自己更适应、更舒适的2000年,以此抱团取暖,并希望时光停滞在那个金色时代。
  
  一方面,独立、自信、有能力表达自己的观念以及实现自己的目标;但另一方面,又有着迷茫、脆弱、不愿长大的表征,这就是i世代身上的矛盾性。看似反差强烈,但恰恰反映了i世代的真实面貌。而他们也是拒绝被定义、被标签的一代。
  
  他们最大的优势,就是他们正年轻,有着无限的可能—后生可畏,未来可期。(桃子酱)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