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日历的时代,日历书为何仍如此火爆?

2020-01-19 12:14:11    所在频道:  综合频道    来源: 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
  2020年即将来临,以故宫出版社为首的各家出版社纷纷推出新版日历书,这也意味着日历书市场将迎来更为激烈的竞争。在这个不需要日历的时代,日历书应以怎样独特的方式存在,值得我们共同探讨。
  在新媒体时代,纸质书面临着被电子书取代的危险,传统出版行业也在不断迈向数字出版。而日历书作为一种实用性纸质书,它的独创性设计为市场带来了年轻的消费群体,也为传统出版提供了新的盈利空间。
何为“日历书”
  不同于我们眼中的“日历”,日历书是具有中国标准书号(ISBN),以日历为基础,融合文化、艺术、科学等内容,将实用性与艺术性相结合的一种创意出版物。总而言之,日历书是一种拥有国家标准书号,由出版社正式发行的书。
  日历书与日历最的不同之处在于:首先,日历书能给读者带来知识,让读者在短时间内获得想要学到的知识。其次,日历书的内容各式各样,包括“历史、诗词、民俗、电影、歌曲”等等,只要是你想到的内容,日历书基本都涵盖。第三,日历书让读者愿意去买纸质书,让读者重新捡起丢掉的“老黄历”,撕日历的习惯又被重新赋予新的定义。日历书的出现,代表着一种文化传播的新方式,并由此带来了更多的商业价值。
日历书为什么走红?
  日历书之所以能获得追捧,离不开以下三点:
一、主题内容+精美设计
  每本日历书都有它自己所表达的主题,在有限的空间内为读者传递有效的文化知识,满足读者的快文化需求。其次,日历书的设计也是吸引消费者的一大亮点,现在市面上的日历书一般为48K,正好为以前老黄历的大小。每种类型的日历书又有着不同的装帧设计,除了有传统式的翻页日历,还有像书一样左右翻页的。这样精美而且又有内容的日历书,消费者又怎能拒绝呢?
二、碎片化信息整合
  随着新媒体的发展,人们的阅读行为和阅读方式也在发生着变化,从纸质书到电子书,从一本书的精读再到现在听书的高度精炼,消费者希望在有限的时间内获得更多的知识。而正如文章《日历书的走红秘籍》所说,日历书的特殊性决定了它的呈现形式必然是以时间为单位,内容必须短小精悍,而这与当今社会青年人快节奏的生活所获取信息的时间与方式不谋而合。
  日历书依附固定主题,将系统性的内容拆分为知识单元,每天提供一定数量的知识信息,内容大多是一段话、一张图,这样碎片化的信息无需人们付出大量连续时间阅读思考,短暂的时光足以获得足够的信息。
三、审美需求与实用需求同步满足用户的体验
  日历书的设计满足了当代人的审美需求,而它多样的内容形式又为读者提供了更多的选择。例如旅游时用手账来记录旅行中的点点滴滴,如果一本书不仅能够做手账,还能够提供旅行指南,又能够准确记录时间,人们有什么理由去拒绝它呢?
  此外,由于日历书的精美设计以及实用性,所以日历书常常被用来当做礼物,这样不仅能够体现出人们的生活品味,而且还具有实用性,收到礼物的人怎会不喜欢呢?
  总而言之,一本好的日历书的确是具有独特消费价值的。
那些各具特色的日历书
  文章《日历书的走红秘籍》中写道,临近年末的图书市场,日历书依然是一道独特的风景,各式各样的日历书悄然登上了各大电子商务平台榜单前列。据统计,2012年国内出版的日历书只有4种,而2016和2017年呈现井喷式增长,到2018年,日历书品种数量已达200多种。下面就为大家盘点一些颇具代表性的日历书(内容选自文章《2020日历书大战,哪本最硬核》):
故宫日历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119/20200119121936997.jpg
  盘点日历书的头部品牌,《故宫日历》排第一可谓当之无愧。 在上世纪30年代,故宫就曾推出过《故宫日历》。2009年,《故宫日历》以1937年版为蓝本复刻出版,2016年《故宫日历》销售额在日历书整体市场中占比超过70%,在京东上市不到半年销量近10万册。到今天,这本被称为“红砖头”的《故宫日历》已经累计发行300万册,在一定程度上也带动了日历书市场近几年的蓬勃发展。
  2020年将迎来紫禁城建成600周年,《故宫日历》也为纪念紫禁城六百周年特别呈现。第一个月与往年一样选取与该年生肖(鼠)有关的文物,此后各月则将更多笔墨着于紫禁城本身。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119/20200119121936440.jpg
单向历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119/20200119122046818.jpg
  单向历作为日历界的早期“网红”,每日宜忌与摘自文学作品中的句子,将生活的仪式感发挥到极致,有“新青年的老黄历”之称,2017年更是获得了德国红点设计大奖。2020年单向历最大的特点是首次开启个人定制,即用户挑选其中一天,写下它的宜忌、句子和落款,定制独一无二的单向历。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119/20200119122046529.jpg
知乎日历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119/20200119122114442.jpg
  知乎以刘看山之名发行的《有问题的日历2020》,从3000万个知乎问题、1.3亿个回答中精心挑选出的366个问题和回答。由UGC汇集成的这本日历,画风简洁,语言精辟,或带来新知,或抖抖机灵。
豆瓣日历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119/20200119122140819.jpg
  豆瓣豆品引用了史蒂夫·马丁的一句话:“所有的人生谜语都可以从电影找到答案。”这或许也是豆瓣电影日历之于影迷的意义,让电影观照生活,成为精神食粮与情感寄托。豆瓣电影日历的设计与形式一如往年,每日推荐一部豆瓣高分电影并搭配经典台词,343幅正版授权电影剧照与23幅原创手绘插画,新增全幅海报设计,选片上多了不少18、19年上映的口碑佳作。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119/20200119122140764.jpg
物种日历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119/20200119122234560.jpg
  果壳网的物种日历自2015年问世以来也一直是日历热门。2020年物种日历以“故事”为主题,53张插画,366张物种“身份证”,与大家探讨自然万物与人类的微妙关系。每周日,物种日历都会迎来全新的物种和它背后的有趣故事,由此开启新的一周。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119/20200119122234305.jpg
湛庐文化×大英图书馆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119/20200119122258541.jpg
  这本号称是“2020最美日历”的《湛庐珍藏历·大英图书馆》,由湛庐文化与大英图书馆联名出品。这也是大英博物馆首个联名款日历,由国际设计大赛金奖得主广煜和NodYoung操刀设计,内页每天一件大英博物馆的文明珍宝,二维码链接到《湛庐珍藏历》独家声音专栏,兼具美学与内涵,让人觉得更像是值得收藏的艺术画册。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119/20200119122258767.jpg
好想天天去旅行日历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119/20200119122330800.jpg
  继去年的地图迷日历之后,孤独星球今年推出的《Travelholic2020好想天天去旅行日历》又有了让人惊喜的创新。旅行箱造型的日历,打开来是12本独立的月历日程本,每月一个旅行主题,180多个旅行体验,包含景点介绍、旅行贴士、当地有趣的小知识与旅行线路,还能写手账、盖纪念章、做行程,简直就是旅行爱好者的百宝箱。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119/20200119122330273.jpg
未来,日历书靠什么竞争?
  随着日历书市场愈发接近饱和,如何赋予其别样玩法就成了一个新的挑战。文章《无需“日历”的时代,日历书何以走红》中写道,故宫博物院院长王旭东曾表示,《故宫日历》不但是故宫出版社开拓出版品类、发展文创事业的成功案例,也是故宫博物院唤醒藏品资源、播扬传统文化的重要典型。故宫要“充分发掘文物背后蕴含的价值,将传统文化元素融入公众生活,诠释好故宫文化内涵,让公众在其中获得美的享受与精神的滋养。”
  对于不少传统出版机构来说,日历书成为二度开发出版资源、让传统文化亲近年轻受众的平台。比如,有大量经典连环画资源的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与九口山品牌联合开发《连环画绣像千人历》,打出“换一种方式遇见小人书”的口号,精选连环画库经典作品中的经典人物,每日一人,一页两联,日期撕去,绣像留下,365日过去,台历书就成了一册《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经典连环画人物绣像集》,吸引人们重新发现连环画的精彩,成为激活连环画资源的一种尝试。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119/20200119122405374.jpg
  又如《民俗掌故日历》脱胎于《事物掌故丛谈》,后者是民俗和文学史大家杨荫深的代表作。2011年起,上海辞书出版社对这部“老书”进行多角度再开发,陆续出版线装典藏本、小精装本、大字本,并将这套书小精装零卖销路最好的一本单独打造为《岁时令节(插图珍藏本)》。《民俗掌故日历》邀请漫画家潘方尔配上水墨漫画,每天一个通俗易懂的民俗掌故搭配形象有趣的漫画,同时辅以篆刻、书法和剪纸,集中华传统文化印记于一身。今年,为推广《民俗掌故日历(2020)》,辞书出版社还专门拍摄时长45秒的宣传片,多平台传播,颇为时髦。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119/20200119122405258.jpg
  当然,日历书火热的市场图景下,仍有许多问题值得关注。在《故宫日历》等占据市场大头份额的情况下,有人新登场,就有人离开。《民俗掌故日历》责任编辑朱志凌认为,作为编辑出版大国,中国真正能制作出好日历的资源仍然相对匮乏,能否呈现优质内容是决定日历书成败的关键。日历书所承载的内容不该仅仅停留于碎片知识盛宴的层面,如何有计划地构建知识框架布局,将主题和信息更为体系化地呈现,是未来日历书市场比拼的重点。“市面上看到的很多日历书都如昙花一现,很少坚持到第二年。很多出版机构每年推出不同品种,或是几家出版社瞄准同一个热点,要么都做红楼梦,要么都是唐诗宋词,同质化情况严重。安放时间的日历书,应当有更为稳固的‘根’。”(来源:解放日报)

结语
  日历书作为一种衍生品,在丰富传统日历的文化内涵的同时,也拓展出广阔的消费空间。由此我们不妨展开想象,在日历书身上,是否还有更多的价值等待开发?在连接文化产业上下游的层面上,日历书还能发挥怎样的作用呢?
文章来源 :文化产业评论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