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企合作模式需探索 校园创客教育缺“懂行”教师

2016-10-27 10:05:04    所在频道:  高校频道    来源: 南方日报
  你所在的学校有开展创客活动吗?你有加入吗?在开放、交流、分享的氛围下,接触前沿技术、激发创造潜力、动手将创意实现,“创客”所包含的教育意义受到教育界的认可和欢迎。深圳市教科院院长叶文梓透露,目前深圳684所中小学都开展了多种形式的创客活动,深圳的创客教育已经从全面起步走向深化发展的新阶段。前不久结束的深圳第二届学生创客节上,各种创客作品、项目竞相亮相,受到外界的关注。
 
  “热热闹闹的背后,更应该关注校园创客教育如何深入开展的问题。”多位深圳一线科技教师接受采访时表示,师资问题、激励制度以及如何调动社会资源共同推进校园创客教育,是目前深圳推进校园创客教育中最急需解决的问题。
 
  部分教师对创客教育不感冒
 
  深圳市第二高级中学的教师周茂华是一个十足的“科技迷”,一旦看到有意思的东西,就会想着自己是否也可以制作。早在创客刚在国内兴起时,他就一直在关注。之后萌发成立“创客空间”社团,带学生一起“玩”的想法。2012年,他与教师史野锋将创客文化引入校园,带领8个学生开展创客教育,2013年又搭建起创客空间。该校也成为深圳最早搭建校园“创客空间”的学校。在学校支持下,目前该创客空间教师团队发展为5人,参与学生扩至120人,今年开始在整个年级开展通识性创客教育,创客教育开展得如火如荼。
 
  作为深圳校园创客教育的实践者、见证者,周茂华认为,资金投入、创客空间建设固然重要,但教师是创客教育的核心,“师资力量严重不足。没有老师,建再多创客空间也没有意义。不关注软实力发展,创客空间最后会与灰尘为伴。”
 
  尽管很多学校开展了各种形式的创客活动,但实施情况却不一,老师们对待创客教育的态度也有不同。周茂华通过与其他学校联合举办创客活动或与教师交流发现,部分教师对创客教育的态度并不积极。“他们首先会问,我做创客教育有什么好处?算不算工作量?”周茂华说。职称评审、工作量考核等制度不配套,使老师不愿在学科之外投入精力。创客教育横跨多种学科,对教师备课的要求更高。因为缺乏激励制度,愿意投入业余时间参与创客教育的教师并不多。
 
  在周茂华看来,在创客教育中,老师的水平和技术不是障碍,问题在于许多老师没有意识到创客教育的紧迫性和重要性,觉得是“一阵风”,处于观望或等待行政命令状态。“很多老师的好奇心没有了,怎么教学生好奇心?”他呼吁从上至下的政策配套,给予老师更多空间与精力。“从校内根据学科挖掘师资,培训引导。校外资源是补充不是主体,不能本末倒置。”他也呼吁老师们思考“到底要培养什么‘人’?这种学习方式和传统有什么不一样?老师的潜能是巨大的,每个学科都能找到自己的方向。”
 
  “创客教育涉猎的内容不仅包括机器人,还包括物联网、硬件、生物医疗等等太多的东西,很多知识中小学老师是没办法解决的。”深圳第二实验学校老师吴兆斌告诉南方日报记者,从现有实践来看,中小学创客教育主要分三个阶段,一是带领学生发现身边的问题,寻找解决问题方案,二是通过动手实践,将创意制作成物品;三是产品化。“目前更多的学校做到了第一阶段,但在第二阶段因为受到师资、经费等问题的制约,在推动上有难度”吴兆斌表示,这个问题不解决,会影响创客教育的深入推进。
 
  叶文梓坦承,校园创客教育没有成熟的师资队伍、尚未有成熟的模式,的确是目前深圳校园创客教育推动中存在的问题。深圳市教育局副局长范坤表示,深圳下一步将加快创客师资队伍的培养和培训,“现在许多老师不是在鼓励学生创造,而是有意无意间压制学生的创造力。应加大对老师的培训力度。”
 
  校企合作模式仍需探索
 
  记者了解到,事实上,全国的校园创客教育推进中,都面临着师资短缺的问题。在一些老师看来,相比内地城市,深圳科技企业数量众多,创客活跃,如果将这些优质校外资源与学校创客教育很好地对接,将极大推动深圳的校园创客教育。
 
  “一个学生做了快速找癌变化的一个东西,需要医学、生物方面的专业人士指导,我根本不知道这些专家在哪,更别提去找他们了。”吴兆斌建议,政府相关部门可以统筹建立一个包括各学科、各专业领域的创客专家资源库,当学校在创客教育中遇到问题,可直接在资源库中寻求专家,让他们进行知识或技术指导,也可以通过政府购买社会服务的方式来实现专家资源的运用。周茂华对此也十分赞同。他认为,有了创客专家资源库后,不但可方便创客们交流,同时创客教育中遇到的一些技术难题,学校也可更顺畅地找到专家资源。
 
  据悉,目前深圳一些学校尝试引进校外资源对学生创客教育进行指导。今年9月末,深圳也启动科技创新产品校园推广计划,将建设创新企业与市内中小学校的对接平台,通过校企合作的方式,让创客文化无缝接入中小学教育。
 
  对于引进优势企业资源弥补学校创客教育中师资、信息等不足,接受采访的多位老师表示欢迎,但同时,他们也认为这种合作需要建立一个合理的准入机制。
 
  “经常接到电话,有企业推荐自己的课程服务进校园。”周茂华说,但是调查履历发现,这些企业大多数成立时间不到一年,有的仅一两个月。因重视合作企业的履历,周老师至今没有找到合适的合作对象。他建议,可设立一个教育局、学校之外的第三方机构,对进入学校的企业资质进行评审。也可借鉴北京、上海经验,学生在校企合作课程中可获得教育局认可的学分,将相关企业列入目录,供学校选择时参考。
 
  周茂华表示,学校在选择合作企业时,首先看重理念、履历和人才,最终还要看是否有完善的教育体系。“企业要有研发能力,有对创新创造的理解,对创客教育的理解。我买回来的东西必须是我需要的,不能弄虚作假。”他说,“企业讲师讲的不错,但我们很怕他讲一半课就走了,换另一个讲师上,这样教学质量就无法保障。”这就要求企业有完整的课程体系,符合学生认知水平和学习规律,保证教育的连贯性。
 
  叶文梓指出,创客教育要用创客思路推进,不要关起门来做,而要调动各种优势社会资源。记者了解到,下一步,深圳将加强学校与高校、高层科研机构、高新技术企业间的合作。加强顶层设计,推进创客教育系统化、课程化、实践化等。
 
  ■他山之石
  美国如何激发少年儿童科学热情
 
  保证中小学生对科学的持续热情是美国科学教育的重要内容。据媒体报道,例如为了激发和保护中小学生的科学热情,美国设有“航天节”,让学生有机会与从事航天事业的人员进行网络交流;利用重大科技事件,不失时机地促成中学生与科技人员通过卫星进行对话;举办“NSF青年科学家科学院”等活动,激发中小学生学习科学和数学的兴趣;在“为创新而教”计划中,美国领导人还决定,每年在白宫举办科学展,并表扬在科学、技术及机器入学等领域竞赛中获奖的学生。这些措施都对激发和保持少年儿童的科学兴趣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在整合社会资源上,美国政府通过成立以科技领域杰出工作者为主导的民间联盟和发动民间企业赞助,为科学教育提供大量资金支持。他们还通过社会各部门间的协调配合,共同为科学教育创造无死角的良好环境。如美国科学中心、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以及通用电气公司曾联合起来,面向中小学生开发了“市长绿地计划”游戏,学生通过扮演市长角色,了解政策制定、城市发展和能源规划等问题。博物馆面向中小学开展各类体验式探究活动,开发、制作各类网络学习资源。
 
  此外,美国还将科学课程放在优先位置,在1993年至2013年间,出台了五部关于科学教育课程的法律法规。同时从政策上对科学教师队伍建设提供了保障和支持。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