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师大获捐“6000件古瓷”继续发酵引波澜(图)

2016-08-02 13:48:51    所在频道:  高校频道    来源: 南方都市报   作者 :   黄茜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16/0802/20160802020415882.jpg
邱季端的部分陶瓷藏品
 
  民间藏家向博物馆或公立机构捐赠一生庋藏,原本值得嘉许。近日,香港实业家、北师大校友邱季端向母校捐赠6000件古陶瓷,并由北师大筹建博物馆一事,却由“盛事”持续发酵成文博界的一场“闹剧”甚至“丑闻”。此事也在北师大师生中引起波澜。
 
  随着邱季端藏品库房照片在网络上曝光,业内人士纷纷指出其藏品是“地摊货”、“开门假”。北京师范大学由于在接受藏品之前“未曾严格把关”,遭到文博专家许勇翔等人的指责。
 
  7月27日,文博专家许勇翔接受澎湃新闻采访表示,北师大接受的这批捐赠,“让景德镇做仿古瓷器的人都笑歪了嘴”。许勇翔指出,“北师大接受捐赠,但门口不拦、不做鉴定,把不真的东西都吃进来了,闹了笑话。”
 
  许勇翔又在随后接受《三联生活周刊》的采访时谈到,这件事情“一个耳光打在北师大脸上,一个耳光打在我们文物行政管理部门脸上”。许勇翔介绍说,按照国务院颁布的《博物馆条例》,建立博物馆要公开建议。“国家的博物馆,在接受人家捐赠文物的时候,也应该经过公开鉴定的意见。要是大学自己把握不好,可以请国家文物局或者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来鉴定。这样就是集体的意见,不是个人的意见。”
 
  7月30日,北师大博士生刘昕鹏递交公开信,希望学校就邱季端捐献6000件古陶瓷并成立博物馆一事进行专项调查,并公布调查结果,以正视听(详见8月1日南都A11版报道)。
 
  随着外界对邱季端捐赠6000件瓷器争议四起,邱季端本人已两度公开发布回应。南都记者也采访了部分业内专业人士,分别就邱季端捐赠6000件瓷器事件谈了各自观点。南都记者于发稿前致电北京师范大学,得到回复是学校正在放假当中,目前尚无针对此事的正式回应。
 
  国家级杂项鉴定评估师朱克城:
  器型不对,说是“一眼假”不冤
 
  针对业内人士对于邱季端所藏古陶瓷“一眼假”的指认,紫砂杂项专家、国家级杂项鉴定评估师、收藏家朱克城表示,这些所谓的“京师瓷”,从网络和微信上传播的图片上来看,已经“不太舒服”。
 
  朱克城指出器物的“标型学”是鉴定的一个关键字眼。“比如现在的苹果手机或电脑,过去没有这种式样,能是古代的吗?这就是标型学。一看瓷器的器型就是现代的东西。照片上的器型违背了古代的美学观。”
 
  “仿古,是绝对仿不到那个精神的,因为你只有其形没有韵味,你学的是现代美学,你不是三百年以前的美学观念。”朱克城告诉南都记者。因此,对于这些邱季端所藏的瓷器,不需要上手,文物鉴定家只看器型,就可断定真假。“标型学是文博专家、行家、藏家们断定文物的重要砝码。”
 
  在网上流传的照片里,邱季端库房里的古陶瓷随意摆放在开敞的架上,毫无防护措施。朱克城对此表示惊讶。他认为文物绝不应该在大架子上“胡乱堆放”。
 
  艺术市场研究专家季涛:
  文物部门应对这批瓷器进行鉴定
 
  7月15日,艺术市场研究专家季涛便在“头条号”上发布《捐赠北师大的陶瓷品遭到质疑》一文:“众所周知,国内外知名拍卖行一直是高品质陶瓷器的交易场所,没有拍卖行的交易经历,如何将品类搜集齐全的?瓷器品质又如何能步入高端?”
 
  季涛认为,古陶瓷博物馆的品质关乎北京师范大学的品牌形象。建校一百多年的北师大,曾有鲁迅、李大钊、梁启超、钱玄同、陈垣、钟敬文、启功等众多名师在这里任教,“学为人师,行为世范”的校训激励培养了无数品学兼优的学生。如果古陶瓷博物馆中的大部藏品存在着品质问题,势必会严重损害到学校的品牌与形象。
 
  7月29日,季涛再次于“头条号”上发文,呼吁“文物部门应对捐赠北师大的瓷器进行鉴定”,并称“公允的鉴定结果有利于保持北师大的良好形象,有益于邱先生的公益形象,更便于说服收藏界人士之间的纷争,以平息不了解真相的社会大众的纷纷议论。”
 
  青年瓷器收藏家刘家麟:
  事件反映目前大众收藏心态浮躁
 
  北师大对外宣传称,此次邱季端所捐赠的乃是6000件自两汉魏晋至宋元明清的中国古代珍贵陶瓷藏品,不少专家学者和藏友对此提出质疑。青年陶瓷收藏家刘家麟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文物收藏讲究流传有序,其他途径的文物收藏,比如墓葬、海捞,城市改造等所出文物都归国家所有,不允许私人收藏或交易。而元以前的瓷器藏品,流传有序的非常有限。
 
  “古代瓷器是不可再生资源,从每年的拍场可以看到,那些精品瓷器,从征集到拍出,每一件都牵动人心。突然冒出数千件精品瓷器,从某种意义上说,也会对广大藏友,特别是对初入行的爱好者以及市场造成比较大的负面影响。”
 
  刘家麟称,中国陶瓷知识门槛相对较高,比其他文玩更难入行。“而现在大众收藏心态浮躁,很多人急功近利”,这才造就了近年来“国宝帮”的甚嚣尘上。
 
  本次事情被网友称为继“国宝献汶川”、“汉代玉凳”、“冀宝斋”之后又一出“国宝帮”手眼通天的闹剧。刘家麟指出,“国宝帮”分为两种,一种是走入歧途,自信为真;另一种是为了自己私利,从而营造一个大的所谓收藏氛围去欺世获利。“这其实和传统的古玩行大相径庭。它会将更多的收藏爱好者带入收藏误区,对真伪、对价格甚至对更多的真正馆藏藏品造成迷茫和误判。”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热门文章HOT NEWS